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新聞動態

News information

益生菌:人體的阿普唑侖工廠 | 普唯爾

發稿時間:2019-06-26

來源:集團企劃部



腸易激綜合征(Irritable Bowel SyndromeIBS)是一組持續或間歇發作,以腹痛、腹脹、排便習慣和(或)大便性狀改變為臨床表現,而缺乏胃腸道結構和生化異常的腸道功能紊亂性疾病。

IBS的病因和發病機制尚不十分清楚,被認為是胃腸動力異常、內臟感覺異常、腦—腸調控異常、微生態紊亂和精神心理等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目前,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益生菌在腸易激綜合征的治療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本期普唯爾將通過兩個病例與大家探討其中的奧妙。


微信圖片_20190625113827.jpg




焦慮的露西



露西(lucy)是一位66歲的老婦人,多年來她一直患有輕微的便秘和腹部不適,醫生對她已經做出了腸易激綜合征的診斷。而她的焦慮癥狀也很明顯,她每隔幾周就會發作一次恐懼癥,這個情況已經持續兩年了。她的癥狀包括強烈的恐懼心悸、氣短和瀕死感,這些癥狀通常突然發生,又在20分鐘之內平息。在這些癥狀發作的間隙,她注意到自己的焦慮程度也提高了。

大約在兩年前,她長期反復出現鼻腔充血和頭痛,被診斷為鼻竇感染。用了兩周療程的環丙沙星(環丙沙星是一種廣譜抗生素),可以殺死各種各樣的病原體(也包括腸道微生物)——她注意到排便變得更加頻繁和不成形,盡管其他方面一切正常。為了應對這些影響,她服用了幾周益生菌便恢復健康了。

大約6個月后,同樣的充血癥狀和頭痛復發。她的醫生開了另一種廣譜抗生素,這種抗生素她吃了3個星期。她又體驗到了類似慢性腹部不適。以上這些都是常見的現象:許多患者在服用抗生素的時候會產生短暫的排便習慣改變,因為藥物暫時抑制了腸道微生物的多樣性,進而引起各種不良反應,包括長期腸胃不適。有時甚至會產生像腸易激綜合征的癥狀。然而,絕大多數患者的這些胃腸道問題是暫時的。一開始微生物群多樣性低的患者對這些不良反應更加易感

露西不再服用抗生素,醫生鼓勵她攝入各種發酵食品,包括酸奶以及額外的益生菌補充劑,目的是增加她腸道微生物群的多樣性,希望她恢復微生態平衡。與此同時,醫生強烈建議她采取一些旨在緩解焦慮癥狀的療法,包括自我放松、深腹式呼吸和正念課程。醫生也開了氯硝西泮(一種安定類的藥物),只有當她極度恐慌時才含在舌下服用。這種聯合治療方案讓她逐漸恢復了正常的排便,6個月里她的驚恐發作不那么頻繁了。 



絕望的詹妮弗



一位45歲、名叫詹妮弗的女患者來威廉醫生診所看病。她說:“我一直都有腹部疼痛的癥狀,從去年開始變得更糟了。”為了更好地了解她腹部疼痛的本質,醫生詢問了她的大便情況。她說有些日子她必須頻繁跑去上廁所,而在其他時候,她會連續好幾天便秘。

她腹瀉的時候,肚子痛得更厲害,上廁所會暫時緩解這種痛苦。詹妮弗也遭遇過痛苦的情感創傷。她從十幾歲的時候開始,就患有焦慮,并伴隨著驚恐和反復發作的抑郁癥。

詹妮弗也找過腸胃科醫生和精神科醫生,做了包括上、下消化道的內窺鏡檢查和腹部CT掃描常規的診斷檢查。沒有一項檢查顯示出病因。“我看的最后兩名醫生告訴我腸道沒有什么嚴重的問題,并暗示這一切都是我的心理作用。”她說。

詹妮弗的醫生針對無法解釋的腸—腦癥狀開了典型的雞尾酒藥物處方:抗抑郁藥西普蘭和抗酸藥物奧美拉唑。他們還告訴她必須學會接受她的癥狀,因為他們沒有什么更多的治療方法可以幫她了。她因此變得很絕望。

基于腸道微生物群對異常的腸—腦交互作用的新科學見解,威廉醫生讓詹妮弗增加益生菌的攝入。通過發酵食品、酸奶或者益生菌膠囊攝入益生菌(如乳酸桿菌和雙歧桿菌)可以改善腸道微生物生態系統的多樣性。并且,除了發酵食物中天然生成的益生菌,醫生還建議嘗試益生菌補充劑治療,這在臨床研究中,已經證明是行之有效的。

 

微信圖片_20190625113854.jpg


最后,詹妮弗接受了威廉醫生推薦給她的綜合治療方法,包括包括自我放松、自我催眠的短程認知行為療法。她開始食用富含發酵食品的飲食補充益生菌,并且在長期服用西普蘭的基礎上增加低劑量的抗抑郁藥鹽酸阿米替林,威廉醫生向她強調,藥物治療和非藥物治療結合可以取得更好的療效,如果遵循治療計劃,她將有機會在一年內將藥物減量。

詹妮弗的癥狀沒有完全消失。但幾個月后,當她回到威廉醫生的診所復診時,說她的生活質量和總體幸福感改善了很多,腹痛的頻率更低了。接近正常的排便維持了很長時間,焦慮少得多了。



以益生菌來治療IBS



上述的兩個例子,在腸易激綜合征治療中,醫生都用到了益生菌,而且是很重要的組成部分。那么,腸道微生物是靠產生什么物質產生抗焦慮效果的?普唯爾一健社區總結相關研究發現,特定微生物能產生神經遞質γ-氨基丁酸。這種物質也被稱為GABA,是神經系統中最豐富的信號分子之一,它使大腦的情緒部分(邊緣系統)處于可控狀態。許多抗焦慮藥物,如安定、阿普唑侖和氯硝西泮,它們的靶點都是這一信號系統,模擬γ-氨基丁酸的作用。

13858.jpg


我們可以利用這些知識,利用產生y-氨基丁酸的微生物,以益生菌的形式來治療伴有焦慮的IBS嗎?普唯爾一健社區想告訴大家,答案是肯定的。

最近的研究表明,某些腸道微生物可以刺激細胞產生血清素,從而對腸—腦信號產生深遠的影響,對我們的情緒、疼痛敏感性以及健康進行調節。如果這些被證實,這對于未來治療腸—腦失調來說意義重大。



普唯爾一健社區相信,在不遠的將來,通過食用某些特定類型的益生菌,或許可以調節至關重要的神經遞質血清素的水平,從而微調身體的控制系統,這種控制系統在身體機能的很多方面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包括對情緒、疼痛的敏感性和睡眠,以期提高人們的生活質量。



文/Amy 編輯/懵懵懂懂


微信圖片_20190228162342.png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